• <tr id='iWCaAM'><strong id='iWCaAM'></strong><small id='iWCaAM'></small><button id='iWCaAM'></button><li id='iWCaAM'><noscript id='iWCaAM'><big id='iWCaAM'></big><dt id='iWCaAM'></dt></noscript></li></tr><ol id='iWCaAM'><option id='iWCaAM'><table id='iWCaAM'><blockquote id='iWCaAM'><tbody id='iWCaAM'></tbody></blockquote></table></option></ol><u id='iWCaAM'></u><kbd id='iWCaAM'><kbd id='iWCaAM'></kbd></kbd>

    <code id='iWCaAM'><strong id='iWCaAM'></strong></code>

    <fieldset id='iWCaAM'></fieldset>
          <span id='iWCaAM'></span>

              <ins id='iWCaAM'></ins>
              <acronym id='iWCaAM'><em id='iWCaAM'></em><td id='iWCaAM'><div id='iWCaAM'></div></td></acronym><address id='iWCaAM'><big id='iWCaAM'><big id='iWCaAM'></big><legend id='iWCaAM'></legend></big></address>

              <i id='iWCaAM'><div id='iWCaAM'><ins id='iWCaAM'></ins></div></i>
              <i id='iWCaAM'></i>
            1. <dl id='iWCaAM'></dl>
              1. <blockquote id='iWCaAM'><q id='iWCaAM'><noscript id='iWCaAM'></noscript><dt id='iWCaAM'></dt></q></blockquote><noframes id='iWCaAM'><i id='iWCaAM'></i>
                搜 索
                首页 > 地方侨务 > 正文

                非遗土楼营造技艺传承人:土楼寄乡愁,古技盼传人

                2019年07月24日 15:55    来源:福建日报





                下洋镇初溪土楼群

                  土楼寄乡愁,古技盼传人

                  本报全媒体记者 赖志昌 通讯员 刘永良 文/图

                  66岁的徐松生头发花白,作为国家非遗土楼营造技艺代表性传承人的他,这些年总不免感叹,自己虽身怀绝技,却没有了用武之地,面临技艺失传的境地。

                  2002年,广东大埔县花萼楼发生大面积坍塌,徐松生临危︾受命,被请去维修,这是他最后一次接触土楼。如今,搬出土楼,住在集镇的徐松生每每提起土楼,总有讲不完的故事,道不尽的乡愁。

                夯筑土墙。
                夯筑土墙。

                  父与子卐的传承

                  1953年,徐松生出生在永定下洋镇初溪村余庆楼,7岁ξ迁居藩庆楼。父亲徐恒聚师承南靖从事土楼建筑的徐建乾,是当地建造土楼的名师傅。生在土楼建筑世家,一代接着一代,传到徐松生已是第四代。徐松生笑称,自己被判了终身“劳役”。

                  打小耳◤濡目染,作为家中长子的徐松生对土楼营造技艺产生了浓厚的兴趣。14岁,得到准许,徐松生有机会跟随父亲开始学习土楼营造,参与建造下洋镇的四层方楼——红阳楼。19岁,徐松生又跟着父亲系统地学习客家土楼干砌石、泥水匠等手艺⊙。

                移动墙枋。
                移动墙枋。

                  砌基、夯墙、盖瓦……每一道工序,父亲都有着严苛Ψ的要求。“父亲对待工程很严谨,做土楼,细致到每一块石头都要亲自检查把关。”父亲言传身教,徐松生牢记于心。

                  1975年,22岁的徐松生另立门户,开始独立从↘事客家土楼及民居建筑、维修,由他参与设计←、维修、施工的大小土楼有10余座。由于承建的土楼设计合理、质量可靠,徐松生深受人们的赞扬。建楼无数,然而真正让徐松生“名震江湖”的,是他成功帮助化解了土楼的两次“危机”。

                徐松生在维【修土楼。
                徐松生在维修土楼。

                  2001年,有着600多年历史、素有“家族之城”之称「的集庆楼,因年久失修,面临倒塌。对准备申报世界文化遗产的集庆楼进行抢救性修复,成了当务之急。但由于工程量大,危险系数高,加之缺乏启↓动资金,当时无人敢承接。

                  “当时,整个楼都歪歪斜斜的,实在太危险,大家都怕呀!村干部找到我,说这事儿非我做不可。”村干部〖三番五次找到徐松生,他“临危受命”承接了这次艰巨的维修任务。

                  摆在徐松生面前的是一道复杂的“难题”。集庆楼整楼采用木构架,全靠榫头工艺搭接,不仅看不到外连接,甚至连一枚铁钉都没有,其破坏程度,着实让人∞吃惊:檩椽腐朽不堪,楼层⌒ 高下不平,挑梁腐朽折断,墙体严重变形,楼内72架楼梯残损歪斜,特别是510根立柱全部歪斜,最大角度超过30度,楼层间最大的层差超■过80厘米……

                  这楼如果不修,可能还能维持一段时间,一旦修的过程出现闪失,就可能楼毁人亡。为了制定合理的维修方案,徐松生足足想了三天三夜。“要是没弄好,那整座楼都报废了,我们※死都没关系,关键是文物ㄨ废掉了,那就真的太可惜了!”最终,徐松生和团队克服了圆楼向心力的压力,通过矫正和更换蛀蚀的立柱,成功避免了整楼倒塌的危险。更换梁檩椽瓦、楼梯楼板……维修后的集庆♂楼面貌焕然一新,重现往昔土楼古朴沧桑、气势磅礴、恢宏∏壮观的风采。

                  另一次“危机”出现在2002年。当时广东省大埔县客家土楼花萼楼崩塌,当地聘请众多师傅皆维修无果,最后找到徐松生。徐松生在探查坍塌原因后,提出※了设计和承修方案,并带着施工队按照“修旧如旧”的原则,运用独创的“楔形夯法”,最终用ぷ极高的水准复原了花萼楼。5个月后,花萼楼重新对外开放。

                  2006年,客家土楼营造技艺入选首批国家级非遗名录。2007年徐松生入选第一批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土楼营造技艺传承人。

                  面临失传的古技

                  2008年,以永〗定客家土楼为核心的46座福建土楼被列入世界文化遗产名录。永定客家土楼名扬天下,随之而来的旅游热更是日益升温。随着土楼越来越受政府的重视和保护,越来越多人选择搬离土楼。

                  如今,徐松生一家也已搬出土楼,居住在集镇々的“洋房”里。这栋房子是他亲自设计建造的,别出心裁,不搞套房,留出天井,依稀有土楼的模样。

                  “我还是喜欢住@ 土楼,那种融洽的氛围,是现代居住在城市的人无法体会的。”在镇上住了10多年,徐松生还是有些不太习惯,他ζ 的心里始终挂念着土楼。他说,土楼冬暖夏凉,通风和采■光都很好,大家和睦相处,相互帮助,总有一种大家族的感觉。

                  客家土楼,乡韵悠长。如今对徐松生而言,土楼成了他抹不去的一道乡愁。徐松生所在的初溪,最大的□土楼住着400余人,童年时,他时常端着饭碗到各家串门,或是三五成群与小伙伴们在土楼里玩耍,别有一︻番滋味。

                  随着时代的发展,农村交通便利了,运输业也发展起来,用钢筋水泥搭建“洋房”成了大家的首选,而建土楼鲜有▓人问津,人□ 们更愿意选择成本更低的砖房。徐松生的土楼营造生涯,也由此从波峰滑向波谷。迫于生计,他参加了建筑专业培训,拜师学艺,凭借土楼营造的扎实技术功底,很快顺利转型。1987年他组建建→筑队,顺应时代潮流,盖起了各式各样砖混结构和框架结构的“洋房”。

                  眼▃看着乡村里的许多年轻人都离家去外面闯荡,家里只剩下老人和孩子,有些土楼因多年无人居住而破败,徐松生也不免感叹:“现在很多土楼都没人住了,没人住的房子也就撑不了多久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回想起上世纪七▲八十年代,那是徐松生事业最为辉煌的年代。彼时,中国农村正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,富裕起来的农民纷纷几户、几十户集资盖土楼新房。51岁的江铭太至今还能忆起当年跟随师傅徐松生『一起走南闯北建造土楼的盛景。

                  “我16岁就拜师了。徐师傅技术好,那是当地出了名的!”回忆当初,江铭太颇为自豪。当年跟着徐松生,自己总有接不完的活,不仅收入可观,每到一处,也受人优待。

                  徐松生曾带了几十个徒弟,如今全部▓都像江铭太一样转行了。“因为造土楼,很辛苦又没钱赚,每天风吹日晒,很少人吃得了这种苦,加上市场空白,大家都不愿意学。”面对这样的现∮实,徐松生有些无奈。在滚滚时代的洪流中,他的土↘楼营造技艺被“束之高阁”,难再有施展的平台。

                  传承的心一直都在。前些年,他有意把土楼营造技艺传给从事建筑业的大儿子徐荣春,并送他到大学进修,期望他能用现代专业知识与传〓统手工艺相结合建造土楼,但实践几年下来,徐荣春难以为继,最终只能转型开瓷砖店。

                  随着年岁渐增,头发花白的徐松生不免有了隐忧。“像我们这◥样的,很多都上了年纪,也没多少人了,土楼的工作目前只剩◢修修补补了,我真怕这项技艺后继无人。”徐松生心里也着急,希望让更多人对土楼、土楼营造技艺感兴趣,“其实,造土楼并没那么神秘,只要抓住营造技↑艺的几个关键点,更多的是要靠经验的积累。只要有人愿意学,我会毫无保留地教”。

                  “非遗”走进土楼

                  作为非遗传承人,徐松生深感责任重大,这些年他一直琢磨,希望能∩够出一本专门介绍土楼营造技艺的书,但由于文化程度不高,这事也一直耽搁了。“要我♂建土楼容易,但拿笔杆子,那真是要我命。”徐松生说。

                  徐松生的想法与胡赛标不谋而合。两人是多年的好友,临街住在相隔不过十几米的地方,又都∏是土楼人家。徐松生有建造土楼的经验和技术,胡赛标是当地的语文老师,有文字功底,两人一拍即合。今年4月,在当地文化、教育部门的牵头下,两人一起合◆著《客家土楼营造技艺》。

                  “希望为土楼营造技艺留下些许文字和史料,不让这项传统技艺↙失传。”胡赛标告诉记者,历时4个多月,这本共计1.3万多字的非遗乡土教材书稿已经成稿,目前正在最后审定,今后将作为校本教材进入学校。

                  实际上,促成这次徐松生与胡赛标合作的,正是永定当地的政府部门。早在2009年,永定认∑真贯彻“保护为主、抢救第一、合理利用、传承发展”的工作方针,在全区范围内开展非遗普查工作,并以乡镇为单位分别编印了《非遗普查成果汇编》,收集大量非遗传承文献资料;定期召开非物√质文化遗产传承人研讨会,持续做好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性项目的保护、传承、发展工作。

                  截至目前,永定♀区拥有客家土楼营造技艺、闽西客家㊣ 十番音乐、永定万应茶制作工艺等国家级非遗项目3个,永定客家山歌、永定土楼楹联等省级非遗项目2个,以及永定客家家训文化等市级非遗项目38个。

                  如今,每逢周末和节假日,在永定洪坑土楼景区,前往●土楼营造技艺体验区的游客、学生等群体不少,一边体验,一边观看展♀板,了解这门技艺。除此以外,土楼里还有一群富有特色的民俗表演队,他们由非遗传承人和各行业民间艺人等50多人组成,为游客表演十番音乐々、提线木偶、客家山歌、客家婚俗、民间绝艺等,受到国内外游客的热捧。

                  将“非遗”搬进土楼,这是∞永定传承文化的创新之举。为了传承与保护非遗项目,擦亮土楼这一“金字招牌”,近年来,永定大力实施“文化进土楼”工程,按照“一楼一景致、一楼一特色、一楼一主☉题”的理念,投入约1亿元建造、改造建筑文化展示馆、客家家训馆、客家家风楼、客家婚庆馆、民间绝艺馆、“万应茶饼”原秘方古制法◥传习所等多处非遗文化保护传承场所,让更多的游客了解当地传统非遗文化。

                  “通过推动‘非遗进土※楼’工程,让非遗在传承创新中与旅游相结合,加强互动体验,不仅能够增加景区游览内容与互动性,也能起到传承与保护传统文化的作用。”福建省客家土楼旅游发展有限公司总经理李文标介绍,近年来,永定土楼景▓区在开发系列非遗项目时注重“体验互动”,在永定土楼建筑文化展示馆,除了展示土楼建筑、客家农具等之外,还以现场教学的方式让游客参与体验土楼营造技艺……

                  值得一提的是,为了吸引更多学子来体验非∩遗,永定还开展以“看世遗·学非遗”为主题的非遗文化进永定土楼研学体验项目,推出“耕读传家”“益在民生”“清廉风物”“家国情怀”等各具特色Ψ 的研学之旅精品线路,吸引国内外青少年来学习非遗传承,感受耕读传家的客家文化。

                  记者手记

                  非遗传承要情怀,更要有市场

                  每每提@ 及传承之事,年过六旬的徐松生就愁眉不★展。作为非遗传承人,他深感自己肩上的担子很重,但面对土楼营造技艺青黄不接、难以为继的现状,他也力不从心。

                  这些年,因为时代发展、环境变化等一系列不ζ可抗拒的因素,土楼营造这门古老技艺已渐渐被边缘、淡忘。没有市场、赚不到钱,年轻人缺乏动力,导致后来〖者寡,徐松生的很多徒弟也都迫于生计早早转行。作为传承人,现在徐松生所能做的,便是尽全力传承,但因缺乏市场,全靠经验和技术的ζ 土楼营造技艺,如今更多的只是停留在修修补补的层面,难以全面传习其奥妙与精髓。

                  非遗传承要情怀,更要有市场。要让非遗留得住,传得久,除了传承人的自觉担当与坚守,还要培』育非遗项目更好的生存空间与市场,引领社会新时尚。这些同样离不开政府的有效帮扶、相关机构○的精心培育及全社会的共同支持。

                地址:北京市西城区阜外大街35号 邮编:100037 联系方式:gqb@gqb.gov.cn

                快三软件版权所有 中国侨网技术支持

                [京ICP备05072101号] [京公网安「备:110102002928]